More thoughts on the iPad Pro

今天双十一,我写了第二篇关于 iPad Pro 的文章,所以想必你们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果然,我没能控制住自己的购买欲。

有那么一天,我晚上失眠,就在琢磨 iPad Pro 到底值不值得买这个事,最终得出来的结论是与其去买 11 寸,还不如去淘一个 9.7 寸的版本——价格和 iPad 6 相当,但是各方面都要更好:全贴合屏幕、True Tone、广色域、四扬声器;并且对比 11 寸,你会发现少了的功能都没那么重要:ProMotion、磁吸 Apple Pencil、薄了一丢丢、性能强了两三倍、神经引擎、USB-C 10Gbps、30W PD 快充…… 等等,这些其实非常重要。

我去 Apple Store 体验的时候,连店员都跟我说这一代的 iPad Pro 是最接近 Steve Jobs 当年对于 iPad 的憧憬的:相似的机身棱角、全面的屏幕、超过笔记本的性能。是这最后一点,最终打动我选择了 iPad Pro 11 寸。

现在根本没有什么软件可以发挥 A12X 的性能,别说 A12X 了,连能跑满 A10X 的都没有。主流软件在适配 iPad 的时候要考虑到 A8 的 iPad mini 还在销售,所以根本不会给它多大的压力。A12X 如果真的像苹果所说的拥有挑战 Core i7 的能力(我并不质疑),那么很大概率在它的整个生命周期中,都不会感到卡顿。

所以我们最初都担心错了。我们担心苹果给 Mac 换上 A 系列处理器之后性能会不足,现在你会发现 iPad Pro 的性能似乎仅次于 15 寸的 MacBook Pro,剩下的包括 13 寸 Pro、Air、和 12 寸 MacBook,没一个能打的。应该感到担心的是英特尔。

苹果企图把 iPad Pro 打造成生产力工具,在一定程度上取代笔记本,大家都看在眼里;这一代 iPad Pro 无法完成这个任务,大家也都看在眼里。强大如苹果,是不可能不知道 iOS 是制约 iPad Pro 成为生产力工具的原因的——而至于为什么 iOS 不是,想必是因为这一代 iPad 根据规划本可以在软硬件上达到协调,奈何 iOS 12 被临时改为稳定性更新,大量的新功能都没有加进来吧。

所以可怜这一代 iPad Pro 即使卖到了一万五也还是个 iPad。

我买的是 64GB 的版本,原因是 1. 我不需要那么大的储存空间,我有 256GB 的 iPhone;2. 除了储存和内存之外,它与一万五的版本没有任何区别。不像笔记本电脑会在主要配置上做区分,iPad Pro 不同价位段的区分就只有容量。SoC 都是可以较量 Core i7 和 Xbox One 的满频 A12X,屏幕都是 2K,刷新率都是 120Hz,USB 接口速率都是 10Gbps,Wi-Fi 都是同步双频,一切都一样。所以越是低配,性价比越高。

在平板电脑这个市场上,iPad 是唯一的选择。就算苹果不给 iPad 配上这么奢华的硬件,它也已经没有竞争对手了。但 iPad Pro 想成为的不只是 iPad,从这个维度上讲,可能 iPad Pro 和其他「平板电脑」根本就不是一类产品吧。

Thoughts on the new iPad Pro​

一个月之前,当我做出「购买 iPhone XS Max」这个决策的时候,其中一个原因是「Max 6.5 寸的屏幕可以取代我的一部分平板的需求」。在当时看来这个原因是合理的,因为:

  1. 当横屏看视频的时候,Max 的显示尺寸已经逼近 iPad mini
  2. 在苹果企图用 Auto Layout 来统一 iPhone 和 iPad 开发之后,非常多的 iPad 软件采取了「直接放大 iPhone 版」的做法,其中不乏主流应用,比如微博、淘宝。
  3. 我清楚地知道用 iPad 来当作「主要生产力工具」的限制在哪。

但当我看完 iPad Pro 的发布会后,内心洋溢起的购买欲望甚至让我自己感到困惑。

(更多…)

Yes, I bought the new iPhone, and I feel like a total retard.

Every September, new iPhone models would come out. Tech media would review the machine, point out advantages and shortcomings, and end up with the same bottom line: These are still the best smartphones in the world. Well, this isn’t the time that I’ll be able to comfortably say so. And I couldn’t help with this idea that is alarming in my mind:

iPhone is the new Vertu.

(更多…)

You have no idea how good Apple is until copycats come out.

如果我是 Android 手机厂商,我现在的心情是惶恐的。

还有几个小时新的 iPhone 就要发布了,除了要一一验证之前对新品的猜想是否准确,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要做:看看苹果做了哪些新的技术、创新、概念,赶紧给同事们打电话,联系供应商来第一时间出一个「安卓版」——说白了,赶紧抄,一定要比别人抄的快。

因为假如 iPhone 出了双卡,我们连给人家当备用机的份都没了。

你很难想象作为 Android 的创造者,Google 对于 Android 生态的影响力有多低。Android 厂商根本不会在乎 Google 制定了什么新的规范或者提出了什么原则。Material Design 选择性忽略、色彩管理选择性忽略,反倒都去跟着苹果做 3D 面部识别、去做所谓的「扁平化 UI」。奈何苹果的实力太过强大,要么看下一个技术之后直接收购,断后路;要么就是资金充足导致立项到成品周期极短。

最重要的是,这孙子总能把整个公司拧成一条绳去做一件事:今年的重点是 Face ID,那就全力把它搞出来。而 Android 这边想要实现类似的功能,你会发现最成熟的供应商已经被苹果买断/收购了,想要自己从头去做,要协调多方力量,自己做很多「重造轮子」的事情。到最后,还要倒逼着谷歌去在 Android 里加入通用的功能:全面屏手势是这样、指纹识别是这样、色彩管理是这样,3D 面部识别还得是这样。

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上市时间严重滞后,成品效果还明显粗糙。

结构光晚了半年多才出现第一个产品;AirPods 发布了两年之后,Android 阵营才拿出一个体验上接近的产品(OPPO O-Free);全面屏更是到现在都没梳理明白,交互和 UI 逻辑一塌糊涂。

You won’t realize how good Apple is until copycats come out.

我们经常见到 Android 厂商在发布会后第一时间讽刺苹果:我们保留了 3.5mm 耳机孔哦;我们的屏幕没有刘海哦;我们的指纹识别比你的面部识别快哦。然后在几个月之后都老老实实地开始卖去掉了耳机孔却没有能用的无线音频方案、用了刘海还没有做到全面屏暗示、一张照片就能破解的面部识别的——怎么讲,拙劣的模仿品。

我们已经过了那个适合百家争鸣的环境。在洗牌结束之后,只有几个玩家能剩下来,在各自的地盘上独裁。要独裁就要一手把控,而连最核心的操作系统都只能用别人的,怎么一手把控?

You won’t realize how good Apple is until copycats come out.

BlackBerry KEY2: 黑莓税

KEY2 是一部彻头彻尾的国产 Android 手机:设计、生产、销售和宣传都由 TCL 完成,BlackBerry 授权使用其品牌,关系类似诺基亚和 HMD。

事先声明:我并非黑莓粉丝,购买 KEY2 并非出于情怀,单纯是好奇实体键盘的使用体验。这篇体验出自一个从第一部手机开始就使用虚拟键盘的用户,我将会探究:

  1. 在虚拟键盘当道的 2018 年,实体键盘手机的使用体验如何;
  2. 作为科技爱好者和文字工作者,将 KEY2 当作主力机使用的体验;

本文非赞助文章,机器来源为京东自费购买。

(更多…)

HTC U12+ 体验:心有余而力不足

你没看错,HTC 还在出新手机,并且都已经出到 U12+ 了。

这些年 HTC 在市场中的存在感越来越低,不仅在线下很难找到 HTC 的专柜,在线上也很少有人讨论。查一下百度指数,HTC 的热度相比苹果和小米小到可以忽略不计。名噪一时的“火腿肠”为何如今这么冷清,我们似乎可以从最新发布的 HTC U12+ 上获得一些答案。 (更多…)

OnePlus 6: Finally a notch phone that does not look terrible.

OnePlus has always liked to call their phones “flagship killers”. There is no clear definition of what a flagship killer is, but to my understanding, a flagship killer must be: a) a phone that’ll make you think how crazy you are to cast a lot of money to buy a flagship, b) most importantly, NOT a flagship. Let’s get to the not-flagship part first.

(更多…)

Bose SoundSport Free:稳居第二

一提到 「真·无线」耳机,难免要和 AirPods 对比。我在之前一期《蓝牙耳塞消费者报告》中提到,AirPods 在信号、稳定性、延迟和智能体验上都要好于其他分体式蓝牙耳机。发售至今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市面上已经有数十款分体式蓝牙耳机,然而“AirPods 最佳”这个结论仍然不需要修改——哪怕算上今天要说的 Bose SoundSport Free(以下简称 SSF)。

Bose SSF 在技术上与 AirPods 存在代沟,但是对于那些由于耳朵尺寸异于常人而无法佩戴 AirPods 的同学们(包括我)来说,这已经是 AirPods 之外最好的选择了。 (更多…)

用液态金属替代硅脂,老电脑能否重生

最近看到了这样的一部视频:

里面详细介绍了如何使用“液态金属”代替“硅脂”来为电脑降温。这里首先解释一下“硅脂”的功能。

硅脂填充在 CPU 与散热器之间,用于填充缝隙。因为空气的导热系数极低(0.025 W/m.K),所以将硅脂填充在二者之间,可以更高效地将热量导出。高级的硅脂,比如酷冷至尊 MasterGel Pro 硅脂,导热系数可以达到 11 W/m.k。

但是上面视频中提到的液态金属导热系数高达 73 W/m.K,数倍于硅脂,可以更高效地把热量从 CPU 传递到散热管上,所以更换硅脂可以让电脑的散热效率更高。

前提是 CPU -> 散热器 的导热速度是你整个散热系统中的瓶颈

视频中 Linus Sebastian 通过给笔记本更换液态金属的方式,令 CPU 温度暴降 20 度。

我的日常电脑 MacBook Pro 常年处于过热降频的烦恼中,所以我也希望尝试用液态金属来改善这个情况。

视频中所用到的液态金属是德国的 Thermal-Grizzly Conductonaut,淘宝上一百五一管,比普通硅脂贵好几本;容量只有 1g,也就是只够祸害一台电脑的量。

液态金属——顾名思义,在常温下为液态。如果泄露到主板上将引起短路,所以请务必谨慎操作。搞坏了别来找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