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子拥抱 YunOS:意味着什么?

老罗很喜欢在微博上转发一些有关锤子科技的传言,然后配上一句“假的”。但是最近,老罗第一次说某个传言「应该是真的」,内容是一张泄露的 Smartisan OS 截图,锤子的 Logo 右边显示着一个大大的 YunOS。

Smartisan OS Powered by YunOS
Smartisan OS Powered by YunOS

而随后,YunOS 的官方微博发布了一条更加重磅的消息:「Smartisan OS Powered by YunOS」正式开放给 YunOS 合作伙伴。

也就是说,之前那张截图里被涂掉的产品型号很可能根本不是锤子的手机。实际上,在 YunOS 官方论坛上,已经爆出一款 sop 品牌的智能手机预装了 YunOS 版锤子系统,图片上清晰地展示了十六宫格的主屏,并且在文字描述中也提到了「大爆炸」等锤子独家功能。

那么问题来了:

YunOS 是什么?

YunOS 是阿里巴巴基于 Linux 开发的一套移动操作系统,它可以运行在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智能手表等 IoT 硬件上。目前 YunOS 的装机对象主要是国产小品牌的千元智能手机以及电视机顶盒。

YunOS 和 Android 是什么关系?

可能有人会说「这不就是安卓吗?」

的确,现在互联网有争论,一帮人说「YunOS 就是 Android」,一帮人说「YunOS 不是 Android」。有没有当年两拨人争论「Android 是不是 Linux」的既视感?

其实两拨人说的都没错,争论之所以存在,是因为对「是 Android」的定义不同。

Android 的创始人之一 Andy Rubin 称「YunOS 是 Android 的一个分支」,理由是 YunOS 使用了 Android 的运行环境、框架和各种开发工具。实际上,YunOS 也完美兼容 Android 软件,并且在 YunOS 手机上运行一些检测软件,系统版本也往往会回报「Android XX」。

想要判断「YunOS 是不是 Android 的分支」需要查看 YunOS 的源代码,但是 YunOS 没有根据 Linux 的 GPL v2 开源协议公布内核源代码,所以一来第三方无法判断 YunOS 是否真的是 Android 的代码分支,二来 YunOS 作为 Linux 的衍生项目是非法的。而在月光博客上有一篇投稿的文章指出,查看 YunOS 的固件包内的结构和内容和原生 Android 是非常相似的。

而阿里方面称 YunOS「不是 Android」,它收购猛犸科技,自主研发 Java 虚拟机 「Lemur」 替换掉了 Android 的原生虚拟机「Dalvik」,并且还加入了云应用的运行环境,用来运行基于 HTML 的云应用。YunOS 使用开源的 Android 框架和开发工具只是为了在运行云应用之余,兼容 Android 应用。还记得这张图吗?

16075544_ixn

这就比较混乱了。如果以「能运行 Android 软件的就是 Android」来定义,那么晚年的黑莓 OS 和新版的 Chrome OS 应该「是 Android」,这似乎不太合理;如果以「使用 Android 开源代码来开发,使用 Android 开源框架或工具就是 Android」来定义,那么 Ubuntu Touch 和 Firefox OS 也应该「是 Android」,这似乎也不太合理。

一个更通行的方法是看这个系统有没有通过谷歌官方的「Android 兼容性测试」,简称 CTS。CTS 用于检测基于 Android 修改的 ROM 是否能在软硬件上保持和其他 Android 设备同等兼容性,上面提到的四个系统都无法通过 CTS,YunOS 也没通过测试,所以我们认为 YunOS 不是 Android,这不是一句夸奖。如何判断某个 OS 是不是通过了 CTS 呢?第一个方法是把手机连接到电脑上,点击这个链接下载 CTS 工具,亲自跑一下试试。但是这个工具用起来很复杂,小白看着肯定傻眼。另一个比较巧的办法是看搭载同款 ROM 机型的海外版有没有预装 Google Play,因为不通过 CTS 是不能预装 Google Play 的,所以从这样一来,三星的 TouchWiz、一加的氧 OS、小米的 MIUI、HTC Sense,都是通过了 CTS 测试的,都「是 Android」。

YunOS 和其他这些 ROM 的区别在于,YunOS 修改的更多是 Android 底层架构和运行方式,而 MIUI、Flyme 等重点美化用户界面,在功能上做好本土化,同时小幅度优化内存机制等等,不会触及太底层的东西。

但是谨记一点:指责 YunOS 抄袭 Android 是站不住脚的。Android 作为开源项目本身就鼓励修改和完善,MIUI、Flyme、Smartisan OS、Lineage OS 等等都是基于 Android 修改过来的,同 YunOS 一样不能算作抄袭。只是目前没有证据指出 YunOS 有将「完善」回馈给 Android 开源项目本身。YunOS 在系统内也替换掉了 Google 的服务框架,集成了一些依托阿里云服务的进程,比如推送通知等,但是这类服务在其他 Android 变种上也能见到,再此就不一一展开了。

YunOS 用起来和 Android 有什么区别?

很巧我的手里有一款魅蓝 3 用得就是 YunOS,版本是 3.1.6,离最新的 YunOS 6.0 有点远,但这是魅蓝发布的最新稳定版固件。魅蓝 3 是一部非常个性的手机,不但可以在 YunOS 固件和 Android 固件之间无缝互刷,还可以把移动定制版(不支持电信网络)直接通过刷固件的方式刷成全网通。这样的一部手机,最适合用来对比 YunOS 和 Android 的差别。

运行 YunOS 时,Geekbench 4 和 CPU-Z 都汇报操作系统是 Android 5.1。Java 虚拟机汇报为 ART 2.1.0,并不是阿里云自主虚拟机 Lemur。

S70825-13394353副本

Android 从版本 5.0 开始就已经弃用了 Dalvik 虚拟机,转而使用效率更高的 Android Runtime(ART),应用不需要运行在虚拟机上,运行效率比之前高得多。而 YunOS 这里也汇报 ART,很可能是已经弃用当初自主研发的虚拟机 Lemur,应用的运行机制和 Android 完全一样。

Flyme by YunOS 另一个重要的特征就是不能获取 root 权限,无论用任何工具都不可以。这样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提高系统的安全性。

至于 YunOS 的看家本事「云应用」,目前只有一个「阿里此刻」软件,打开以后发现是一个充斥着标题党的「新闻」类软件,绑定淘宝账号之后可以快速显示支付宝付款码。

S70825-13462417

除此之外二者就没有任何差别了。

8 月份魅蓝推送了两批体验版固件,将大部分使用 YunOS 的魅蓝手机改回了 Android 底层,带回了 root 功能。在 Flyme 论坛上,有用户反馈说流畅度提升,也有用户说发热和耗电变得更严重。

为什么很多人不喜欢 YunOS

YunOS 在市场上口碑一般,原因主要有两个:

首先 YunOS 的主要装机群体是百元机和千元机,除了魅蓝之外,都是预装给红辣椒、朵唯、波导这种小厂商,直到现在都没有一款旗舰产品,这就很容易给人一种「低端」、「廉价」的印象。而且由于低端产品硬件配置低,运行不流畅,用户也容易得出「YunOS 就是卡」的结论。

另外就是 YunOS 周边有过若干负面报道;比如被谷歌指责内置应用市场「云手机助手」收录大量盗版软件导致阿里最终下线该助手;比如配合广电总局封杀 YunOS 电视盒子里的第三方视频服务。最出名的就要数那次和宏碁合作推出 YunOS 手机,临开发布会的时候被谷歌叫停。

谷歌凭什么有这么大的权利?

是因为谷歌为了控制 Android 系统的碎片化,团结数十家 Android 厂商成立了一个「开放设备联盟」简称 OHA。加入 OHA 后,设备必须通过 CTS 测试,之后可以获得谷歌的认证,出厂的时候才可以预装 Google Play 等谷歌提供的服务。OHA 的成员需要保证不预装未通过 CTS 测试的 Android 变种,比如 YunOS,而宏碁就是 OHA 的会员之一。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魅族锤子和 YunOS 合作不会遭到谷歌施压,是因为魅族锤子根本没有预装 Google Play 的必要,没有加入 OHA,不受契约限制。

此次合作对用户意味着什么?

首先,锤子获得了阿里不小的一笔投资,如果你是锤子的粉丝,那么你所喜爱的公司将会蓬勃发展下去,带给用户更多有创新的产品。未来锤子也会发布预装 YunOS 的手机,目测和 Flyme 的状态类似,YunOS 版本和 Android 版本只有极细微的差别。

其次,YunOS 在得到 Smartisan OS 美观的 UI 和漂亮的交互方式后,终于可以做到外表和内心一样强大稳健,说服更多的手机厂商加入 YunOS,用户便可以在更多、更实惠的手机上体验「大爆炸」等特色功能。

第三,等到 YunOS 获得更多的市场之后,阿里也自然而然会获得更多的用户数据,分析用户习惯或喜好,投入到机器学习中,为下一步的人工智能打基础,追赶谷歌、苹果的步伐。我们说不定会收获一个比 Siri 更好用的中文语音助手。

第四,如果你在选择手机的时候在一台 Android 手机和一台 YunOS 手机之间摇摆不定,那么你需要知道的就是,YunOS 短期内不会在体验上与 Android 有太大差别,与其纠结这个,还不如去纠结哪个电池大、像素高呢。

发布者

Frank Septillion

I would always try to find instead of as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