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媒体老师」都是果粉?

「媒体老师」是我们科技媒体圈的一个通行的叫法。也不知道这个圈子从什么时候开始,逢人就爱叫「老师」,本来带着敬意,但因为圈内一些恶臭收钱 KOL 的作风,如今已经略带讽刺意味了。但我们先抛开这些情绪,本篇文章中的「媒体老师」指的就是科技媒体行业的从业者。

因为工作需求,我经常要跑发布会。在发布会现场也难免接触一些媒体老师。你会发现媒体老师们只用两种手机:发布会当天发什么就用什么的,这是给厂商个面子;剩下的,清一色 iPhone。

讽刺的是,这些用 iPhone 的媒体老师,随后还要写文章说今天发布的这个 Android 手机怎么怎么好用,怎么怎么新潮。而他们用来写这些文章的设备,十有八九是 MacBook。

外界看起来,原因可能是苹果会为媒体提供评测样品(review unit),大部分情况下这些样品也不需要归还,所以不用白不用了。但实际上绝大多数 Android 设备制造商也会为媒体提供样品,所这个解释说不通。

真正的原因有两点:1. 苹果的产品特性;2. 苹果的公关策略。

产品特性很好解释,我也是一个 iPhone 用户。事实上不只是 iPhone,我还用着苹果的 Apple Watch、iPad Pro、AirPods、HomePod、MacBook Pro、Magic Keyboard、Magic Mouse、Magic Trackpad,可以说是全套苹果了。我选择全套苹果的理由很简单:省心。

用 Mac 的用户一定能理解这一点:不同于 Windows 总需要“重启”一下,Mac 基本买上之后,几个月都不需要重启。它和手机一样,不用的时候合上盖子,用的时候随时打开,随时就能进入工作状态。iPhone 也是这样,不卡顿时间远超 18 个月,甚至用个两三年之后,你还是能收到最新的系统更新。

苹果产品的维修也一般比较省心,在官方你可以获得五年内产品的维修服务,在第三方则可以更久。其他产品可能过了三年就已经被官方放弃支持了。

第二个原因是苹果的公关策略和国产手机厂商的完全不同。

国内的手机厂商会把自己当作“甲方”,也就是下需求的一方。它会花一定的金钱向媒体购买一些正向曝光量,形式可能是软文、视频、微博互动抽奖等等。因此它会向媒体提出很多要求,最常见的要求就是“零负面”,这也是各位经常在门户网站上搜到全篇都是夸赞的文章的原因。这种策略对于小型媒体和自媒体颇为有效,甚至一些独立工作室都不需要金钱交易,只要能提供评测样品就已经足够收买他们了。

对于名气较大、不依赖公关“采购”生存的媒体,厂商往往会提出资源置换,例如给独家内容、组织工厂参观、高管采访等。但无论公关手段是什么,目的只有一个:在产品的宣传期内,轰炸式地推出大量正面报道。一旦出现负面报道,就直接算作公关事故,因此一些刺头媒体(比如爱否科技)就会被厂商和公关直接拉黑——与其冒让你出负面稿的险,还不如干脆切段你报道的机会:发布会不邀请,新闻稿不发,样机不提供。

苹果不是这样的作风。

第一苹果不会在乎媒体的大小,反正再大也没有苹果大。苹果不需要媒体来增加流量,相反媒体还要赶着去蹭苹果的流量。它对所有媒体的策略是统一的。

第二就是这个策略:苹果不怕批评,因为放长线看,那些对产品能提出建设性意见的人,其声音不应该不埋没。所以你会看到一些能提前拿到苹果评测样品的媒体,并不会全篇夸奖该产品,比如 The Verge。

这并不意味着苹果不在乎市场形象,放任媒体报道。相反,它有一套非常好的控制市场形象的方法。

首先,苹果会在宣传和媒体沟通时,弱化科技力表达,转而以“这个产品在哪些场景的使用体验可以算得上 Magical”来作为重点。比如在 AirPods 上,它会重点强调 AirPods 如何在设备间无缝切换,使得你在很多情况下忘记耳机的存在;比如 HomePod 如何在不需要经过任何手工校准的情况下,在很多种家居环境中表现出一致的好声音;又比如 Apple Watch 如何在最合适的时候激励你“该活动一下啦”。

换做别的媒体,可能要向你讲“W1 芯片通过低功耗蓝牙来同时和周围的设备通讯,当接收到配对信号时会以最快的速度来切换配对”、“HomePod 的房间校准涉及了 XXX 芯片和 XXX 算法,这里面投入了 XXX 个工程师 XXX 年的心血,最终频响曲线和互调失真表现超过了同价位的 XXX”“手表上有一个 AI 智能助理,利用协处理器收集各种传感器信息来判断你已经静止不动 1 个小时以后,弹出推送通知”……总之全是科技,一点都不人文。

其次,苹果会鼓励媒体更多地使用苹果设备,比如会通过 Apple Watch 的健身功能引导媒体老师们去“竞争”,引导媒体老师们在更多的场景中使用 AirPods,甚至联合当地的健身房来组织铁人三项运动。再赶上苹果的设备本来就擅长将一个人锁死在生态内(比如 iCloud),长此以往下去,这些媒体老师的眼里只有苹果,其他的都是“其他”。当这些 KOL(意见领袖)自己的世界中都只有苹果的时候,他们所引领的意见,也多半会变成这个样子。

我在《iPhone 2018 消费者报告》中说到过,苹果会给用户构建一个“只有苹果存在”的“苹果生态”,对媒体也是这样。

这就是为什么媒体老师们大多是果粉。

24 replies to “为什么「媒体老师」都是果粉?”

  1. 跃琨,p30pro的测评稿能发在博客上吗?因为你入坑的爱否。我也是个待毕业的大学生,毕业设计做的内容就是月球的月陆月海识别(用deep learning),我也能理解你所说的和你对AI摄像这件事的看法。不过一切都过去了,就是希望你还能够留在测评行业,华语的数码评测视频的质量太需要你了。不管是去哪个平台,亦或是在自己的b站号上做视频都可以,加油!

  2. 因为这次事件才了解到你,对你的勇气和直白表示支持,你的观点也不是完全错误。未来继续有科技作品固然支持,但也不强求,毕竟学医不救国有时也不是空话。

  3. 知道那个消息以后就来到这了,爱否要暂停了, 估计后续的AMA也停了。真正心疼的是昨晚的直播前半段,当你扛着压力在解释华为p30存在的争议点时,能看出来你确实对要宣读的处理决定完全不知情。
    过去看AMA的时候,能感受到你加入爱否的原因,就是在这里能说真话、鼓励说真话,但今天却因为说了真话遭受不公平的待遇……我们只想告诉你无论走到哪,背后都有粉丝支持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