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Dirac HD Sound技术

大概是一年多以前,我第一次在OPPO Find 5上接触了Dirac HD Sound(以下简称DHDS),因为OPPO把Dirac和杜比放到了一起,让我以为DHDS是一种“音效”,类似Beats Audio。当时不知道DHDS里面那些古怪的选项是什么意思,只记得打开之后声音变得惨不忍睹,就这样DHDS被我归到“破坏性音效”的行列,抵制了好久。后来多方考证之后才发现那是对应耳机的型号,而DHDS针对不同的耳机有不同的配置,所以选择对应的耳机才能出来最佳效果。

Dirac HD Sound说简单很简单,说复杂很复杂。它针对前端和对应耳机进行技术分析,通过软件来补偿耳机的不足,说起来很容易,其实就是对一条耳机进行“软件再调音”,而且我保证Dirac也不是第一个想到这么做的,只是或许别的人都太懒了吧。但是如何分析取样, 如何针对样本进行补偿,补偿范围和程度都是很考究的问题。而且根据DHDS的原理,需要一对一分析采样,根据魅族高管的说法,“Dirac一条耳机的适配费用在百万级”,注定不是什么人什么前端什么设备都可以用上DHDS。

DHDS补偿的方面主要有两个:频率响应和动态响应。

横轴频率,纵轴响度

频率响应的补偿十分暴力,对前端和耳机进行频响曲线分析,高的拉低,低的拉高,非常类似一个图形均衡器,只不过DHDS的采样点在千位数。这其实完全就是那些低音补偿技术的完全体进化版,只不过DHDS不会一股脑不分青红皂白一律把低频拉高,对于很多低频重但是浅的耳机,DHDS有效拉深了它的下潜,而这只是一个例子。但是从原理中也能看出来,素质实在太差的耳机,及时DHDS把响度拉到无穷大还是无力回天,因此DHDS究竟能优化到什么程度是取决于耳机本身的。

横轴时间,纵轴响度

动态响应说起来则有些复杂。由于动圈单元的特性(尤其是低端动圈),在面对瞬间起伏的信号时往往不能做到干净利落,会存在分割震动和残响,这样就导致声音拖沓不清。抒情乐还好,一旦遇到激流金属,个中痛苦真是一言难尽。DHDS在这里的做法非常类似于Lumia 920上的第二代PureView,通过对信号进行更加极端的处理来让耳机拥有更加完美的瞬间响应。瞬间响应对于音乐的影响非常大,瞬态上去了,甚至会给用户以“低音更重了”的错觉。


原则上来说,通过软件来对耳机进行重新调音这个技术不是可行,而是太TM可行了,而且理论上成本更低,效果更好,只要扬声器单元素质没什么问题,通过Dirac都能调出一身好声音。那么实际听感呢?

我们必须面对一个事实:到目前为止,DHDS所适配的耳机还都是低端耳机,因为高端的耳机往往已经有了不错的调音。但是低端耳机基本都是素质上残废的,所以Dirac也回天乏术。所以必须要摆好心态,端正态度,告诉自己:烂耳机适配之后只能变成“不那么烂的烂耳机”,绝不可能成为“好耳机”,离Hi-Fi肯定也依然有十万八千里。

体验的对象:iPad Air + EarPods + Dirac HD Player

体验曲目:Nightwish后期(Olzon)专辑、Michael Jackson、Rammstein


心态正绝对是正确的,开启DHDS之后,EarPods的低频下潜有了明显改善,高频上不去的问题也得到一些修正(尖锐了不少,但是上不去的地方还是上不去),分力度也有一定提升,但是素质所限,EarPods并没有表现出惊艳的性能。仔细听发现瞬态和解析力有很大的提升,但我不知道是不是Dirac HD Player对于iPad没有调音(这是一个iPhone应用,目测优化对象为iPhone 5),开启DHDS之后,EarPods的声场会有变化:前方的元素会被拉到眼前,横向声场明显扩展。我为什么一开始会认为DHDS是“破坏性音效”?因为DHDS的手腕实在是太硬了,完全没有索尼DESS那种温和和细微的作风。再木的耳朵也能一下子听出来DHDS究竟对声音做了什么。说脱胎换骨不至于,但是提升幅度真的是不小。

这个音效让我想起了索尼Walkman MP3中所内置的一项叫做ClearStereo的技术,通过软件来解决耳机立体声串扰的问题,增强立体声分离度,效果很不错。事实证明,用软件来对设备进行“再调音”是完全可行的,而且其调音的角度肯定不会一直局限于“频响、瞬态和分离度”。如果你有一条低端耳机,而这条耳机凑巧被你的设备适配了,那么Dirac HD Sound可以让这条耳机发挥出任何均衡器都调不出来的水平,但是谨记,一条200块的耳机,无论怎么努力都不可能成为600块的货,这是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

发布者

Frank Septillion

I would always try to find instead of as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