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 Cook Speaks Up

Photograph by Ashley Gilbertson for Bloomberg Businessweek Photo by: Photograph Ashley Gilbertson for Bloomberg Businessweek
Photograph by Ashley Gilbertson for Bloomberg Businessweek
Photo by: Photograph Ashley Gilbertson for Bloomberg Businessweek

Throughout my professional life, I’ve tried to maintain a basic level of privacy. I come from humble roots, and I don’t seek to draw attention to myself. Apple is already one of the most closely watched companies in the world, and I like keeping the focus on our products and the incredible things our customers achieve with them.

At the same time, I believe deeply in the words of Dr. Martin Luther King, who said: “Life’s most persistent and urgent question is, ‘What are you doing for others?’ ” I often challenge myself with that question, and I’ve come to realize that my desire for personal privacy has been holding me back from doing something more important. That’s what has led me to today.

For years, I’ve been open with many people about my sexual orientation. Plenty of colleagues at Apple know I’m gay, and it doesn’t seem to make a difference in the way they treat me. Of course, I’ve had the good fortune to work at a company that loves creativity and innovation and knows it can only flourish when you embrace people’s differences. Not everyone is so lucky.

While I have never denied my sexuality, I haven’t publicly acknowledged it either, until now. So let me be clear: I’m proud to be gay, and I consider being gay among the greatest gifts God has given me.

Being gay has given me a deeper understanding of what it means to be in the minority and provided a window into the challenges that people in other minority groups deal with every day. It’s made me more empathetic, which has led to a richer life. It’s been tough and uncomfortable at times, but it has given me the confidence to be myself, to follow my own path, and to rise above adversity and bigotry. It’s also given me the skin of a rhinoceros, which comes in handy when you’re the CEO of Apple.

The world has changed so much since I was a kid. America is moving toward marriage equality, and the public figures who have bravely come out have helped change perceptions and made our culture more tolerant. Still, there are laws on the books in a majority of states that allow employers to fire people based solely on their sexual orientation. There are many places where landlords can evict tenants for being gay, or where we can be barred from visiting sick partners and sharing in their legacies. Countless people, particularly kids, face fear and abuse every day because of their sexual orientation.

I don’t consider myself an activist, but I realize how much I’ve benefited from the sacrifice of others. So if hearing that the CEO of Apple is gay can help someone struggling to come to terms with who he or she is, or bring comfort to anyone who feels alone, or inspire people to insist on their equality, then it’s worth the trade-off with my own privacy.

I’ll admit that this wasn’t an easy choice. Privacy remains important to me, and I’d like to hold on to a small amount of it. I’ve made Apple my life’s work, and I will continue to spend virtually all of my waking time focused on being the best CEO I can be. That’s what our employees deserve—and our customers, developers, shareholders, and supplier partners deserve it, too. Part of social progress is understanding that a person is not defined only by one’s sexuality, race, or gender. I’m an engineer, an uncle, a nature lover, a fitness nut, a son of the South, a sports fanatic, and many other things. I hope that people will respect my desire to focus on the things I’m best suited for and the work that brings me joy.

The company I am so fortunate to lead has long advocated for human rights and equality for all. We’ve taken a strong stand in support of a workplace equality bill before Congress, just as we stood for marriage equality in our home state of California. And we spoke up in Arizona when that state’s legislature passed a discriminatory bill targeting the gay community. We’ll continue to fight for our values, and I believe that any CEO of this incredible company, regardless of race, gender, or sexual orientation, would do the same. And I will personally continue to advocate for equality for all people until my toes point up.

When I arrive in my office each morning, I’m greeted by framed photos of Dr. King and Robert F. Kennedy. I don’t pretend that writing this puts me in their league. All it does is allow me to look at those pictures and know that I’m doing my part, however small, to help others. We pave the sunlit path toward justice together, brick by brick. This is my brick.

主流Read Later类应用对比

有时我们在网上翻到一篇文章,但是文章过于长,或者干脆就是暂时没有时间浏览,我们十分希望能把它保存下来,在有空的时候看。或者我们希望在出门之前,往手机里缓存几篇文章,在路上看——Read Later类应用应运而生。它们允许你将文章保存到自己的账户下,在有空的时候用任何设备浏览。今天就是要对比主流的6个Read Later类应用,看看它们的体验如何。

跨平台

OS X

iPad

iPhone

Windows

Windows Phone

Android

Web

Pocket

Chrome应用

第三方

Instapaper

Readability

印象笔记

OneNote

Safari阅读列表

跨平台是每个Read Later类应用必备的素质。我们更多的面对的情况是:在电脑上看到一篇文章,希望稍后在手机、平板电脑,或者干脆是另一台电脑上看到,因此Read Later一定要能做到“Read it later on another device”,否则就是不称职。可以看到Pocket、印象笔记和OneNote是做得最好的。这三个应用拥有近乎变态的全平台覆盖,不只如此,Pocket还支持iOS设备和Mac之间的HandOff功能,可以继续第一个设备的进度,在第二个设备上阅读。

保存方式

六个软件都可以直接在浏览器内保存网页,Safari用自己的功能来保存到Safari阅读列表,Pocket通过Yosemite系统扩展来保存,Instapaper、Readability和印象笔记通过浏览器插件来保存(支持Safari、Chrome、FireFox),OneNote则通过Javascript书签来保存。

Pocket、Instapaper、Readability和印象笔记还有很多第三方应用支持,例如Flipboard、墨客等,可以直接在应用内保存。这四个软件还支持通过iOS的系统扩展来保存,保存体验最好。

Safari阅读列表更多的是使用Safari本身保存,因此只支持OS X和iOS两个平台。不过iOS上有一些应用支持将网页保存到阅读列表,但是这类应用并不多。

保存效果

从左到右:Pocket、Instapaper、Readability、印象笔记、OneNote、Safari

在保存后,,用iPhone 6来检查各软件保存效果,如有特殊情况会单独说明。需要指出的是,Instapaper的下载速度非常慢,而Safari由于与iOS底层整合紧密,因此可以做到瞬间更新,但是后台下载似乎没有做好,多次出现需要联网的情况。Pocket、Readability和印象笔记支持iOS的“后台刷新”功能,可以定时开启、更新内容。

测试一:septillion.cn(基于WordPress)

从左到右:Pocket、Instapaper、Readability、印象笔记、OneNote、Safari

OneNote最惨,直接就是一张截图,还不是Retina分辨率的,再加上OneNote这个应用本身并没有针对iPhone 6的新分辨率适配,其可用度几乎为0。

Pocket、Readability和印象笔记没能保存标题大图,只有光秃秃的文字。

Readability认为亚洲人都是从右往左读文章的。

Safari的保真程度最高——因为他根本就是保存了原网页。对于septillion.cn这种响应式设计的网页,直接阅读完美无损的原网页就好;而对于没有移动端的网页,则可以选择性开启阅读模式,将字号调整到合适,并删除一切广告。

Pocket可以选择是保存原网页还是优化后的阅读视图还是都保存。

测试二:The Verge

从左到右:Pocket、Instapaper、Readability、印象笔记、OneNote、Safari

OneNote依然是截图,但这次不是最惨的——因为它至少还可以读

Safari忠实地保持了原网页的模样,由于The Verge的页面采用响应式设计,所以阅读体验很好。不要被假象蒙蔽,Safari好像不能自动离线下载阅读列表中的内容,因此如果在断网的情况下打开网页,十有七八打不开。

Instapaper、Readability和印象笔记无一例外出现了图片丢失的问题,好在文字没有丢,问题不大。

印象笔记的剪藏功能企图剪掉网页的正文部分来保存,因此保存下来的是不完整的HTML页面,因此,在移动端成了那个凄惨的单列模式:所有字母都排成一列,根本没有可读性。在Mac端,印象笔记把页面还原得像模像样,但是依然出现了排版错乱、图片丢失的问题,总体而言效果不好。

The Verge的这篇文章中包含一段视频,很可惜,没有任何一个程序保存下来了这段视频。

测试三:数字尾巴(Discuz!)

从左到右:Pocket、Instapaper、Readability、印象笔记、OneNote、Safari

数字尾巴的门户完全是自己开发的,而其内部运行的程序就是Discuz!——一个论坛程序。数字尾巴网站的排版很简单,图文混排也很简单,支持响应式设计,因此保存这个网页本不该出现什么问题。

Pocket非常给力,直接丢掉了一个段落。

Instapaper的效果还不错,内容图片没有丢失,但是标题图片没了。排版问题不大,除了字体丑一点。

Readability依然认为中国人都是从右往左阅读的

印象笔记出现了轻微排版错误,而且把下方评论区的内容也保存了,属于多此一举,但也不至于过犹不及。

OneNote依然保存了一张图片,缩小看也不是,放大看也不是。

Safari效果最好,前提是你不介意走很多LTE数据流量。没错,这货又一次没能后台自动下载。

测试四:数码多

从左到右:Pocket、Instapaper、Readability、印象笔记、OneNote、Safari

数码多的网站前台自己编写,对于Read Later应用来说可谓“无规律可循”。这是一篇手机摄像头测评,包含大量图片。数码多网站不支持响应式设计,但是会检测浏览器UA并自动跳转到移动页面。

Pocket和Readability的表现不错,没有丢失任何信息,图文重新排版也不显得突兀和别扭,Readability难得网开一面允许中国人从左向右阅读。

Instapaper丢失了图片下方的备注(EXIF信息),不过问题不算太大。

印象笔记出现了严重的排版错误,剪藏了桌面版网页,且不允许缩小,导致只能看到不到半个页面,可用性为0。

OneNote一如既往。经过这几轮比拼下来发现,OneNote这种做法稳妥的很,至少网页上的信息不会缺,无非放大缩小几次。

Safari显示依然最完美,信息完整,但是依然没能离线下载。

测试五:维基百科(Wiki)

从左到右:Pocket、Instapaper、Readability、印象笔记、OneNote、Safari

这次保存了维基百科的特色条目。由于维基百科架构在Wiki程序之上,内容格式高度统一,用户量超大,所以阅读类应用往往会会针对维基百科做足了优化……吗?

结果很让人失望。

Pocket没能正确识别标题,内部排版一塌糊涂。

Instapaper和Readability直接丢失了侧边栏,这个侧边栏是几乎所有Wikipedia条目都会有的重要信息块,直接丢失难以容忍。

印象笔记出现了轻微排版错误,这已经算是很好的结果了,至少可读性还在,而且Mac客户端上的保真度也相当高。

OneNote……依旧一张图,反正在iPhone 6上你得勤缩放了。

Safari直接访问Wikipedia移动页面,甚至还有折叠模式。当然,得开LTE数据连接。

作为全世界最棒的百科全书,维基百科理应受到最高级别的对待——但是没有。这一众Read Later应用里就只有Safari和OneNote能让人舒服地浏览词条。如果打算离线保存一些维基百科的文章,与其用这些第三方应用,还不如用Wikipedia自己的官方应用。

测试六:iFixit(DOZUKI)

从左到右:Pocket、Instapaper、Readability、印象笔记、OneNote、Safari

这个挑战非常有难度,结果也非常惨烈。本来不想说了,但是鉴于某些特别应用特别过分,还是得拉出来骂一顿。

Pocket丢失了CSS文件,不知道这样的网页能给谁来看。

Instapaper只保存下来一段内容,可用性为0。

Readability大量丢失图片,排版一塌糊涂。

印象笔记又一次开启了简洁的单列模式,用来看书法也许会舒心一点?

OneNote倒算是效果好的,至少看起来是个网页,但由于把整个网页静态化成为一个图片,因此可用性也不佳。

Safari……又一次用流量换来了胜利。

总结

其实我把Safari拿出来对比有些不太公平,因为这六个网页的缓存,它根本就是充当了一个“浏览器”的角色,保存下来的也不是“阅读列表”,倒更像是一个书签。Safari本身的确有离线模式,但是不知道如何触发,也不能手动同步和下载,一切看iPhone的心情。

这六个网页的对比都比较极端,其实日常使用看来,Instapaper搭配着Pocket用基本可以做到万无一失,只是每次都保存两份的作风确实有些杀马特。Read Later类应用离“做好”还有很远的路要走,目前看来也只能应付一些排版简单的网页,而面对复杂情况,只能交给Safari和LTE移动数据。

Dirac HD 详谈

Dirac HD Sound 是瑞典 Dirac 公司旗下的一项技术,被应用在魅族 MX3、OPPO Find 5、Find 7 等手机中。Dirac 公司宣称 Dirac HD Sound “并非是一种音效,而是 Hi-Fi 还原技术”,我之前写过文章简要谈过 Dirac HD Sound 的功能和可能实现的原理,但是文章表述不清,部分地方存在事实错误,略有误人子弟之嫌,现做补充修正。原文并未删除,但是不建议阅读。

首先,既然 Dirac HD Sound “不是音效”,为了说明白它为什么“不是音效”,就得先弄清楚什么“是音效”。SRS WOW HD(SRS Labs),PlayFX(Microsoft),BBE(BBE Sound),Beats Audio(Apple Inc),DFX(Power Technology),ClearBass(SONY),FullSound(PHILLIPS)……这些响当当的大名总该听说过吧,没有全听说过?至少听说过一部分吧!这些就是典型的音效。SRS WOW HD 改变了声场和低频,曾经在国产 MP3 上红过一时,配套的 PC 软件 SRS SandBox 一度也是破解版满天飞,这些年很少见了;PlayFX 从来都没有被微软拿到台面上说过事,不过这东西一直默默集成在 Windows 的自带声卡驱动中,但是一旦安装过 OEM 驱动,这个功能就会被覆盖掉,所以很少有用户接触到;BBE 曾经在 iAudio 的 MP3 上红了一阵,国内的酷比魔方有段时间跟进,但却险些砸了这个牌子,现在基本只能在音乐工作室见到了;Beats Audio 本来是 Beats 公司的一套音效,功能上像极了 SRS,一度集成到了惠普电脑和 HTC 手机上,如今被苹果全盘拿下,不知道未来的路怎么走;DFX 是十多年前非常流行的 Winamp DSP 插件,后来由于千千静听支持 Winamp DSP 插件也借机被国人所知,只是随着这两个老牌音频软件的陨落,如今也没了音讯;ClearBass 是索尼为旗下中低端 MP3 配套的低音补偿技术,可以有效增强低频量感的同时保证尽可能的不失真不爆音;FullSound 同理,也是飞利浦为低端 MP3 配备的音效,效果只能说一般般。就算是维基百科也没有为音效下一个定义(维基百科如今已经被墙),我就斗胆做一下这个工作:音效被我定义为“通过人为干预音频的波形来实现讨好主观听感的一种或多种技术组成的软、硬件套件”。而定义中得“讨好主观听感”其实没有几家做好了。

其次,什么是 Hi-Fi?这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了。Hi-Fi 既不是定义又不是标准也不是音效更不是技术,事实上它只是个概念。Hi-Fi(High Fidelity)中文直译:“高保真”。高保真什么意思?字面意思!保真度高、还原度好,仅此而已。但是由于数字音乐从最初嗓子眼里出来到最终进入到你的耳朵要经过无数道工序(采样、剪辑、混音、后期、编码、解码、数模转换、放大……),用屁股都能想到最终的声音肯定和最初的千差万别。你说什么程度就叫做保真度高、还原度好了?没人来下这个定义。或许有一天王自如带着 Zealer 杀进耳机行业又弄出一套什么“数据化测评体系”,但是在此之前,Hi-Fi 只是一个泛泛的褒义词,没有实际意义。

那么 Dirac HD Sound 何以称自己“不是音效”?上面提到的这些音效有一个共同特点:无差别攻击。无论你用什么设备,用什么耳机,一律把低音值给你拉满。W4R?不管!IE8?拉满!Koss PP?轰死你跟我有什么关系?无论你用什么前端、不管你用什么耳机,一律按照我的套路来。不喜欢?卸载吧,我没办法。而说 Dirac HD Sound “不是音效”就是因为它并不是“格杀勿论”,而是“有的放矢”。Dirac HD Sound 通过对每一组“前端+耳机”的组合进行高精度声学分析,缺点便一目了然,再将前端输出的信号进行针对性修改(补偿),使其以最佳的匹配度输出到耳机上,以达到“最佳还原度”。将这个过程称之为“第二次调音”不为过,这就和所有传统音效都有所不同。

那么原理呢?由于细节问题是 Dirac 的商业机密,我也只能进行猜测,但是八九不离十。其整个过程极度类似于“用蜘蛛校色仪为显示器进行校色”,我们可以参考这个过程,来理解 Dirac HD Sound 偷偷摸摸都做了什么。Dirac 官方宣称 Dirac HD Sound 主要进行了三个方面的补偿:频响、相位、瞬态。我们就针对这三个方面,进行分析。

“频响”之于耳机就相当于“色准”之于显示器。“频率(Frequency)”是表示声音声调高低的单位,“响度(Volume)”是表示声音强弱的单位,“频响曲线”则是以频率和响度为坐标轴绘制的曲线。对于“Hi-Fi”这个定义来说,最理想的频响曲线就是在 20Hz 到 20KHz 之间做到完美水平,这就表示了该耳机在每个频率上发出的声音都是一样大的,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所谓“三频均衡”。一条耳机的频响曲线如果跌宕起伏像过山车一样,也就注定了它跟 Hi-Fi 这个词基本没关系了。我们来回忆一下蜘蛛校色是什么原理:把校色仪贴到屏幕上,让屏幕显示各种颜色,校色仪采集这个颜色,并测出其和标准颜色的差距,用软件进行补偿——红色发绿,就从红色信号中减去相应量的绿色;白色偏蓝,就给白色信号中补上一定量的黄色,以此类推。Dirac HD Sound 在频响这一部分的处理手法很可能十分简单粗暴:画出你的频响曲线,哪里低了,补上来,哪里高了,压下去,直到与直线最接近为止。明眼人一看就懂,这不就是均衡器吗?的确,大体上是和均衡器差不多的,但是 Dirac HD Sound 的精度要比普通均衡器高很多,并且没有一般均衡器所拥有的一个问题:相位偏移。

“相位”是表示声音发出的时刻的一个概念,学过高中物理的人都知道,声音是由单条或多条正弦波组成的,而正弦波相互的相位差决定了声音是否同一时间发出、差多长时间。在用一般均衡器调节之后,声音很容易产生相位差,也就是说,本该同一时间发出的声音,因为均衡器的调节错位了——这就像极了显卡和显示器由于配合不完善产生了画面撕裂,而克服画面撕裂的技术叫做“垂直同步”,通过锁定最高刷新率来避免图像的“相位差”。Dirac HD Sound 也有自己的一套算法是的即使调节了各频段波形的强度后,依然能保持相位不变,应该同时发出的声音依然同时发出,这其中的黑科技原理我就猜不到了。但是就像垂直同步能保持画面完整不撕裂一样,Dirac HD Sound 同样能有技术保证本该同时响起的声音同时响起。

“瞬态”这个东西说起来玄学更大了。什么叫瞬态?电路中的电信号瞬间的起伏所引起的电路元件的反应叫做“瞬态响应”,放到耳机领域,就是看耳机能不能处理瞬间起伏的音乐。瞬态好的耳机,鼓点拳拳到肉,声音干净利落;瞬态不好的耳机,感觉拖泥带水,声音乱七八糟。这像极了 LCD 显示器的“拖影”。为什么会有拖影?上一个时刻的信号走了,下一个时刻的信号来了,但是液晶分子还在意犹未尽得显示着上一个信号,这就造成了拖影。对于耳机来说,道理相同:上一个信号走了,振膜还意犹未尽,下一个信号来了,两者混在一起。显示器是如何避免拖影的?通过对信号更加极端的处理方式:在换路的瞬间给电路一个更极端反向的电压,中和拖影效果。早年 AMD 催化剂控制中心的Display OverDrive 和后来诺基亚手机屏幕上的 PureMotion HD+ 都是利用这种原理来中和“拖影”。那么我猜测 Dirac HD Sound 对于耳机瞬态的优化应该与此类似,都是在信号切换的瞬间给予瞬时过量反量。

我以上的所有内容都只是针对耳机来说的,而事实上如果不考虑前端的特性,对耳机胡乱适配一通,也是不科学的。Dirac HD Sound 最大的优点是“针对性”,这个针对性不止是针对耳机,也是针对前端,因此Dirac官方喜欢称自己为“对整个音频系统的优化”,这种说法并不过分,毕竟对于耳机输出来说,整个“音频系统”也就只有前端和耳机两部分。Dirac 中国官方微博的一篇文章的解释非常有趣:你要给眼睛配眼镜,得知道眼睛的情况。

不只如此,Dirac HD Sound 既然有能力把一条耳机调整到“尽量高保真”,也就可以把一条耳机调整到“某一种风格”。就比如小米手机里内置的“米音”(其实就是把 Dirac HD Sound 改了个名字,强烈鄙视这种拿别人技术贴自己牌子的行为),在针对小米活塞耳机适配时,就应小米公司的要求,调音出了动刺大刺的声音,味道很诡异。在 Dirac 中国官方微博给我的回复中,他如是说道:由此可见,哪怕是同样采用了 Dirac HD Sound 技术来调音,客户的审美和品位也会直接决定最终适配的效果。

浅谈Dirac HD Sound技术

大概是一年多以前,我第一次在OPPO Find 5上接触了Dirac HD Sound(以下简称DHDS),因为OPPO把Dirac和杜比放到了一起,让我以为DHDS是一种“音效”,类似Beats Audio。当时不知道DHDS里面那些古怪的选项是什么意思,只记得打开之后声音变得惨不忍睹,就这样DHDS被我归到“破坏性音效”的行列,抵制了好久。后来多方考证之后才发现那是对应耳机的型号,而DHDS针对不同的耳机有不同的配置,所以选择对应的耳机才能出来最佳效果。

Dirac HD Sound说简单很简单,说复杂很复杂。它针对前端和对应耳机进行技术分析,通过软件来补偿耳机的不足,说起来很容易,其实就是对一条耳机进行“软件再调音”,而且我保证Dirac也不是第一个想到这么做的,只是或许别的人都太懒了吧。但是如何分析取样, 如何针对样本进行补偿,补偿范围和程度都是很考究的问题。而且根据DHDS的原理,需要一对一分析采样,根据魅族高管的说法,“Dirac一条耳机的适配费用在百万级”,注定不是什么人什么前端什么设备都可以用上DHDS。

DHDS补偿的方面主要有两个:频率响应和动态响应。

横轴频率,纵轴响度

频率响应的补偿十分暴力,对前端和耳机进行频响曲线分析,高的拉低,低的拉高,非常类似一个图形均衡器,只不过DHDS的采样点在千位数。这其实完全就是那些低音补偿技术的完全体进化版,只不过DHDS不会一股脑不分青红皂白一律把低频拉高,对于很多低频重但是浅的耳机,DHDS有效拉深了它的下潜,而这只是一个例子。但是从原理中也能看出来,素质实在太差的耳机,及时DHDS把响度拉到无穷大还是无力回天,因此DHDS究竟能优化到什么程度是取决于耳机本身的。

横轴时间,纵轴响度

动态响应说起来则有些复杂。由于动圈单元的特性(尤其是低端动圈),在面对瞬间起伏的信号时往往不能做到干净利落,会存在分割震动和残响,这样就导致声音拖沓不清。抒情乐还好,一旦遇到激流金属,个中痛苦真是一言难尽。DHDS在这里的做法非常类似于Lumia 920上的第二代PureView,通过对信号进行更加极端的处理来让耳机拥有更加完美的瞬间响应。瞬间响应对于音乐的影响非常大,瞬态上去了,甚至会给用户以“低音更重了”的错觉。


原则上来说,通过软件来对耳机进行重新调音这个技术不是可行,而是太TM可行了,而且理论上成本更低,效果更好,只要扬声器单元素质没什么问题,通过Dirac都能调出一身好声音。那么实际听感呢?

我们必须面对一个事实:到目前为止,DHDS所适配的耳机还都是低端耳机,因为高端的耳机往往已经有了不错的调音。但是低端耳机基本都是素质上残废的,所以Dirac也回天乏术。所以必须要摆好心态,端正态度,告诉自己:烂耳机适配之后只能变成“不那么烂的烂耳机”,绝不可能成为“好耳机”,离Hi-Fi肯定也依然有十万八千里。

体验的对象:iPad Air + EarPods + Dirac HD Player

体验曲目:Nightwish后期(Olzon)专辑、Michael Jackson、Rammstein


心态正绝对是正确的,开启DHDS之后,EarPods的低频下潜有了明显改善,高频上不去的问题也得到一些修正(尖锐了不少,但是上不去的地方还是上不去),分力度也有一定提升,但是素质所限,EarPods并没有表现出惊艳的性能。仔细听发现瞬态和解析力有很大的提升,但我不知道是不是Dirac HD Player对于iPad没有调音(这是一个iPhone应用,目测优化对象为iPhone 5),开启DHDS之后,EarPods的声场会有变化:前方的元素会被拉到眼前,横向声场明显扩展。我为什么一开始会认为DHDS是“破坏性音效”?因为DHDS的手腕实在是太硬了,完全没有索尼DESS那种温和和细微的作风。再木的耳朵也能一下子听出来DHDS究竟对声音做了什么。说脱胎换骨不至于,但是提升幅度真的是不小。

这个音效让我想起了索尼Walkman MP3中所内置的一项叫做ClearStereo的技术,通过软件来解决耳机立体声串扰的问题,增强立体声分离度,效果很不错。事实证明,用软件来对设备进行“再调音”是完全可行的,而且其调音的角度肯定不会一直局限于“频响、瞬态和分离度”。如果你有一条低端耳机,而这条耳机凑巧被你的设备适配了,那么Dirac HD Sound可以让这条耳机发挥出任何均衡器都调不出来的水平,但是谨记,一条200块的耳机,无论怎么努力都不可能成为600块的货,这是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

DirectX修复工具

该工具能检测Windows系统中缺失或者损坏的DirectX动态链接库文件,并且如果系统中的VC++运行库存在问题,该工具可一并修复。对于喜欢重装系统的游戏玩家尤其好用,建议U盘内常备一份。

说你呢 Symorrgan。

工具开发者:Zhang Yue(VBcom)

下载地址:百度云

“Qing” Patient Information Management System – Source Code

This project is created using Android Studio. With this model you can create any kind of Information Management System.

Version 1.0:

  • For doctors and surgeons who have to manage dozens of patients;
  • Add, Show or Edit patients that are hospitalized;
  • Check patients’ information and status;
  • Trace patients that are discharged and manage there review status;

Download Link: Source Code (29.7MB);     App(7MB)